斯图加特地图

2500億元的處方外流市場:醫藥行業的新挑戰,還是新藍海?

劉可2019-08-18 16:15

(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經濟觀察網 記者 劉可  醫改新政洪流中,處方外流牽動著醫藥行業每個人的心。

在“ 藥品零加成”、“力爭藥占比不超過30%”、“醫保支付體系改革”等密集的醫藥政策作用下,公立醫院在現行壓力中對于處方外流的態度已從緊捂不放向樂見其成悄然改變。

“4+7帶量采購”后,藥品利潤被進一步壓縮的藥企們紛紛布局零售端,零售連鎖藥店作為處方外流的承接者,對醫院的處方外流更是翹首以盼。

那么,醫院處方到底能否流出?如果未來真的實現處方外流,這片藍海的規模空間到底有多大?處方外流難解之處為何,破局之路又在何方?

公立醫院的現行壓力

公立醫院在國家層面的醫藥綜合改革中面臨著多重壓力,首先就是從2012年開始大范圍鋪開的“藥品零加成”政策。一位三甲醫院院長告訴經濟觀察網,此前醫院都會在院內藥品上加價15%左右,這部分收益也是院內藥學部的人員、管理經費。但“藥品零加成”政策要求醫院取消藥品加成,除部分中藥外,院內所有的藥都要做到進價與售價一致。“我們醫院藥學部200多人,養活這部分人每年需要兩、三千萬的人員經費,取消藥品加成后醫院壓力真的很大。”該院長表示。

取消藥品加成后醫院藥房變成了醫院在整個運行中的負擔,有醫院為緩解這一壓力而選擇了將藥房托管給藥企,但國家衛健委衛生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萬泉表示,藥房托管沒有改變醫院的運行模式,只是把藥品的運行成本做了轉移。藥房托管行為實質上是將此前藥品加成的費用以另外一種形式合法化,沒有真正的切斷醫院和醫生和藥品之間的聯系。因而在2018年11月26日,衛健委發布了《關于加快藥學服務高質量發展的意見》,該《意見》叫停了藥房托管模式,表示要堅持公立醫院藥房的公益性,公立醫院不得承包、出租藥房,不得向營利性企業托管藥房。

除此之外,醫院還有“藥占比考核”這一座大山壓在肩上。為規范醫療機構及醫務人員合理用藥,在2015年,國家就發布了《關于城市公立醫院綜合改革試點的指導意見》,其中明確提出,力爭到2017年試點城市公立醫院藥占比(不含中藥飲片)總體降到30%左右。即病人到院看病的過程中,買藥的花費占總花費的比例不得超過30%

但從公開數據來看, 2017年全國平均藥占比仍占34%, 有超千家醫院的藥占比仍在45%以上。在改革的推進過程中,有些地方醫院為了硬性完成指標,出現了醫生不開“高價藥”;有些醫院在實際帳目操作中將藥品收入計入其他收入的情況。

“藥占比考核”指標相對來說較為粗放,也導致了實際推進中種種問題,在2019年1月,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醫政醫管局局長張宗久表示合理用藥的相關指標取代了單一使用藥占比進行考核。但在醫保控費的大背景下,萬全在西普會上表示,2015年公立醫院又被套上醫藥費用增速不超過10%“緊箍咒”。有醫院內部人員對經濟觀察網表示,盡管國家在考核三級公立醫院考核時已經取消了藥占比指標,但在醫院內部仍在施行。

在醫藥綜合改革中還有對于醫保支付方式的改革,包括總額預付和DRGs付費兩種方式。絕大部分地方現在在醫保支付的時候都是總額預付,意味著醫院在接受醫保病人的過程中基本每年都會有超總額的部分,會長期掛帳和占用醫院的資金。“從2016年、2017年開始公立醫院出現收支虧損,2016年大概是四分之一的醫院出現了收支為負,到2017年超過30%的醫院出現了收支為負,這給我們整個的醫院運行都帶來了很大的挑戰。”萬泉表示。

總額預付的方式帶來的是公立醫院收支虧損的風險,DRGs付費便成為了醫保支付方式改革的重要內容。國家醫保局于2018年12月20日發布了《關于申報按疾病診斷相關分組付費國家試點的通知》,表示高度重視推進按DRGs付費試點工作。

DRGs付費是根據病種將病人按照疾病嚴重程度、治療方法的復雜程度以及資源消耗的不同分成若干組,以組為單位分別定價打包支付的一種付費方式。DRGs付費也意味著藥開多了會影響醫生和醫院的收入,以“無合并癥的消化潰瘍”為例,DRG病組定額支付標準為8911元。如果病人住院實際費用為8000元,則起付線和個人負擔比例均按8000元計算,其余的911元由醫保支付給醫院,作為醫院的“盈余”。如果花費為10000元,則按8911元計算,超出部分由醫院承擔,相當于“虧損”1089元。

浙江也成了國內首個在全省范圍內推進住院按DRGs點數法付費的省份。2019年7月18日,浙江省醫保局官網發布了《關于推進全省縣域醫共體基本醫療保險支付方式改革的意見》,計劃全面推行總額預算管理下的多元復合式醫保支付方式改革:對住院醫療服務,主要按DRGs(疾病診斷相關分組)點數法付費;對長期、慢性病住院醫療服務,逐步推行按床日付費;對門診醫療服務,探索結合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實行按人頭付費。

取消藥品加成帶來的藥占比下降是一過性的,對于醫院來說合理用藥、加強成本控制與管理才是應對之法,而醫院對于處方外流的態度也在悄然發生變化。萬泉表示,“這些年的改革使醫院的態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前很嚴苛,現在從醫院的管理角度來講,從處方上變的很開放,從評價的指標和運行來說起不到很大的作用,處方外流不會給醫院帶來很大的損失。在目前的背景下,處方外流已經是大勢所趨。”

2500億的處方外流市場

在會上,萬泉通過拆解公立醫院藥品費用結構,推斷醫院處方外流理論規模可達2500億元。

官方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公立醫院藥品收入為7577億元,其中門診藥品收入為3195億元,住院藥品收入為4382億元。但住院藥品、急性傳染病、圍產期疾病(婦女在懷孕28 周到產后一周內所可能產生的并發癥)、急救藥品和門診需要注射、輸液的藥品難以流出,這部分藥品可能轉移到基層醫療機構,但是不可能全部流轉到零售藥店。對此,萬泉表示,按照2017年公立醫院藥品費用規模推算,理論上公立醫院可流出的藥品費用的最大規模約為2400-2800億元。

幾乎所有的藥企都在緊盯著處方外流的千億市場,除此之外,商業保險公司也進入到這片藍海的角逐之中。

此前因為“4+7帶量采購”政策,部分藥企的利潤已被大幅壓縮。2018年,醫保局遴選試點品種,在全國11地的公立醫療機構實行25個藥品集中、帶量采購。與中選的25個藥品與試點城市2017年相同藥品的最低采購價相比,中標藥平均降價52%,最高降幅高達96%。2019年6月,國務院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領導小組公布了《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2018年工作總結》,表示按照擬中選結果測算,預計11個城市對應品種的藥品采購費用從77億元下降到19億元,費用下降75.3%。受帶量采購政策影響,全國其他非試點區域也紛紛效仿出臺集中采購政策

“4+7帶量采購”后,外資原研藥企尤為焦慮,中標仿制藥的價格大幅下降,多省市公立醫院要求醫生開藥首選中標仿制藥,院內原研藥規模大幅度萎縮。如正大天晴和成都倍特的恩替卡韋和替諾福韋中標后,中美施貴寶的博路定(恩替韋卡片商品名)和葛蘭素史克的韋瑞德(替諾福韋片商品名)已陸續在各大三甲醫院中難覓蹤影。

在西普會上,來自阿斯利康、諾華制藥等外資藥企的高管無一例外提到了公司將加大對于零售端的布局。諾華制藥(中國)新成立的零售團隊負責人王軍星就在會上表示,帶量采購使得更多的仿制藥走進了醫院,許多原研藥之前在零售占據份額較低,但零售藥房開放的更大領域和患者需求,給原研藥帶來了巨大的市場機遇。

布局零售藥店還有創新藥企業,如近期大熱的PD-1/ PD-L1單抗藥物并沒有進入醫保,因售價較高也難進醫院銷售,所以這類企業會選擇布局可直接面向患者為其提供更有價值的專業服務的DTP藥房。有保險公司人士告訴經濟觀察網,因新特藥的儲存要求較高,醫院并不能滿足此類藥品的儲存條件,所以該保險公司也選擇了與上海醫藥、華潤醫藥等擁有DTP藥房的9家藥企合作,保障其“特藥險”包含抗癌藥的藥品供應。

艾昆緯咨詢數據顯示,零售藥店處方藥銷售增速大于醫院、基層衛生機構,2018年零售處方藥銷售規模突破1300億元,占零售藥品銷售近50%,同比增長6.9%。來自老百姓大藥房的高管就在西普會上表示,現如今老百姓大藥房處方藥的銷售占比超過了50%,已屬非常高的比例,而處方外流無疑會為藥品零售企業帶來更大的市場空間。

處方外流問題難解

2018年4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促進“互聯網+醫療健康”發展的意見》,對線上開具的常見病、慢性病處方,經醫師審核后,醫療機構、藥品經營企業可委托符合條件的第三方機構配送。旨在探索醫療衛生機構處方信息與藥品零售消費信息互聯互通、實時共享、促進藥品網絡銷售和醫療物流配送等規范發展。

雖然已有現行政策強調互聯網+,強調電子處方的流轉,但騰訊醫療資訊產品中心總監劉運霆仍在會上表示,“處方本身是處于供不應求,還是沒有足夠的有效的高質量的處方能夠真正從體系內流出來。” 

萬泉也表示,醫生對于處方外流的態度并不像醫院那么明確。“如果在醫生在診療的過程中,在處方和藥品供應之間,仍然有一些利益鏈條的話,對醫生來講他肯定不會那么積極。”

除此之外,零售藥店能不能接得住從醫院流出的處方呢?2019年的3·15晚會曝光了醫藥行業“掛證”的問題,國家藥監局的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零售藥店的數量已經超過45萬家。截至2018年底,全國通過執業藥師資格考試的總人數累計達到103萬人,其中注冊于社會藥房的執業藥師41.8萬人,但距離每家藥店至少配備兩名執業藥師的要求,仍有較大缺口。DTP藥房也對執業藥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拜耳醫藥的全國零售管理總監張靖川表示,零售藥店需要有一套專業的藥師服務體系,零售藥店培養的藥師的教育、實踐進修也是需要考慮的因素。

而更重要的問題是,患者是否愿意為處方外流買單?“流出來的藥品費用的支付渠道是什么,不能夠增加已有的渠道,不能增加醫保的負擔,也不能增加老百姓個人的負擔,如果沒有考慮清楚,改革將不可持續。”萬泉在談及處方外流所面臨的挑戰時如是表示。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華南新聞中心記者
關注生物醫藥與冶金礦業行業,新聞線索可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斯图加特地图 十三水棋牌下载 山东群英会追号计划 山东时时计划 亚盘指数最全的网站 天津11选5开奖第 安徽十一选五彩票 福利彩票在线购 晚上你懂网址2019 牛根生和郑怀俊 重庆时时计划v. 极速赛车是全国统一开奖吗 97彩票网下载 江西新时时心得 宝马娛乐城网站多少 亚洲日韩娱乐 中彩网3d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