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图加特地图
首頁

巴西石油直銷中國 首船13萬噸卸貨青島港

種昂2019-06-28 16:37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網 記者 種昂 正當美國制裁伊朗、波斯灣局勢升級、全球石油貿易風聲驟緊之際,6月26日,“MARAN CLEO”油輪首次將巴西國家石油公司13萬噸“直銷”原油從大洋的另一端運抵中國青島港。

近年來,巴西在其東南部遠海水域發現了儲量可能高達700億桶的鹽下層石油,讓這個原本在石油市場默默無聞的金磚國家成為國際石油市場一匹耀眼的“黑馬”。能源研究公司(EPE)預計,巴西石油產量將在未來8年內翻一番、成為世界五大石油出口國之一。

石油是“工業的血液”,經濟發展的命脈。一方面,巴西國家石油公司產量飆升,急于尋求買家;另一方面,中國是全球第一大石油進口國,受國際形勢影響急需穩定的多元原油供給。石油的后起之秀與新興的中國煉廠的合作,開啟了首次巴西石油現貨“直銷”模式。

搶灘中國

“巴西保稅原油即將首次卸入青島董家口保稅原油罐,這讓巴西原油在中國真正找到了第二個‘家’。”2019年6月26日,巴西國家石油公司13萬噸巴西盧拉原油從“MARAN CLEO”油輪徐徐卸入青島港董家口保稅油罐。該公司董事、高級副總裁安娜利莎向前來的眾多中國煉廠代表說,“這里將會為巴西原油提供一個更大的平臺,通過保稅油罐的模式會有更多的原油進入中國。”

這是繼2018年12月7日巴西國家石油公司與青島港集團達成戰略合作、共建原油“直銷超市”后,首艘油輪到港供貨。

此前,巴西國家石油公司一次性獲得了青島港董家口港區40萬罐容的倉儲使用權,這幾乎相當于首艘油輪原油的3.5倍(1立方米石油等于0.88噸)。根據雙方簽署的合作協議,巴西國家石油公司將常年從巴西直接輸送原油到青島港儲存,以“原油超市”的形式現貨直供山東乃至中國北方的石油煉廠。

巴西國家石油大舉進軍中國市場的背后,是其激增的石油產量。近年來,巴西首次在桑托斯海岸盆地發現了大型深海鹽下油田,預計石油儲量高達700億桶,被認為是“新千年以來世界上發現的最大石油資源”。

這讓巴西短短數年間成為全球石油市場一匹耀眼的“黑馬”,石油產量已反超科威特,躍升為第九大產油國。能源研究公司(EPE)預計,巴西石油產量將在未來8年內翻一番、成為世界五大石油出口國之一。

巴西國家石油公司是巴西政企合一的國營企業,占巴西原油總產量的82%,2018年年產量已攀升至1.1億噸。2018年,該公司每天出口40.4萬桶原油,預計到2019年這一數字將翻一倍、達到84.9萬桶。

巴西原油產量激增,但缺少煉化產能,這家巴西石油巨頭開始奔赴全球尋求銷路。作為巴西國家石油公司全球原油貿易主管,近年來費爾南多頻繁到訪中國——全球最大的原油進口國。

2018年4月,該公司首次到中國煉廠分布最為密集的山東、中國最大的原油進口港青島港進行考察。山東是世界三大煉油基地之一,中國近80%的地煉產能集聚于此,總產能2.1億噸。

作為環太平洋西岸重要的國際貿易口岸,青島港在山東地煉市場占有率高達50%以上。目前,青島港擁有7座油碼頭、13個泊位,可停靠45萬噸級船舶,通過管道、水路、鐵路、公路四種疏運方式,可將到港原油直通地煉工廠。

青島港集團董事長李奉利介紹,背靠雄厚的產業基礎和旺盛市場需求,青島港2018年進口油接卸量達到7650萬噸,全國每進口6噸原油就有1噸從青島港登陸,已成為中國最大的石油港口。

去年9月新加坡APPCE會議期間,巴西國家石油與青島港再次就合作細節會談。青島港也在建設全球原油貿易集散、分撥中心,自然希望更多國際石油巨頭進駐。終于2018年12月7日,費爾南多第三次來華時,代表巴西國家石油公司與青島港集團旗下實華公司正式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將青島港作為全面進入中國的“橋頭堡”。

石油直銷

此前,在原油全球采購中,中國主力煉廠原油進口多從中東、非洲等地以長期協約的形式完成。作為大洋另一端的后起之秀,巴西國家石油公司希望快速搶灘中國,遂選擇了與中國新興的地方煉廠合作。

2015年以來,隨著國家對地煉企業原油進口權和使用權的放開,僅山東地方煉廠每年獲得進口原油配額就達近1億噸。地煉開工熱情高漲、原油采購需求激增,與原油產量激增的巴西國家石油公司恰好契合。

不過,由于地煉自身實力普遍較弱,其在原油進口上呈現出與大型煉廠迥異的需求。此前,中國規模較小的煉廠盡管獲得了“油權”,卻無力單獨進口,只好遠赴全球各大產油國聯合租船、組團進口。

山東齊成油品供銷公司總經理孫小永介紹,相對于大型國有煉廠,地方煉廠采購原油呈現出小批量、多批次的特點,有時一次進口只有三五十萬噸,大多通過貿易商拼船。不僅周期長、租船就要30-40天,占用資金多,而且易受油價波動影響,常常讓中國地方煉廠虧損連連。

針對地方煉廠的一份調研報告顯示,地方煉廠采購模式偏好現貨……外國原油生產商多以離岸價格(FOB)形式出售原油,需要買家自行租船安排運輸,而地方煉廠偏好采用目的地船上交貨(DES)方式進行貨物交接。

“以前,青島港油罐大多是貿易商臨時周轉使用,如今巴西國家石油公司直接將各種油品現貨存儲在青島港,這相當于在青島港開設了一個由石油巨頭長期供貨的大型‘原油超市’。”對于這種剛剛萌生的石油供銷方式,青島港主管原油業務的青島港國際黨委委員劉晉比喻。

河南豐利石化有限公司董事高建忠認為,巴西石油保稅現貨改變了傳統的貿易和交付方式,省去了復雜冗長的中間貿易環節。同時“多次少量”的貿易方式緩解了煉廠的資金壓力、縮短了采購周期,降低了匯率、油價波動的風險,對于整個煉化企業的生產、加工、運營意義重大。

換言之,巴西國家石油公司首船直銷原油到岸,滿足了中國地方煉廠的需求,開啟國際原油新的現貨交易“直銷”模式。此前,該公司原油大多通過貿易商間接對華煉廠出售,如今這艘超大型油輪裝載的原油卸入董家口保稅油罐直接銷售,不再有“中間商賺差價”。

不過,與以往油輪起錨已被買主訂購不同的是,這首船直銷原油從巴西出發時,尚未有明確買家。抵達青島港后,地煉企業將根據原油價格、實際生產等情況,進行小批量購買。

英國阿格斯公司一位石油信息分析師表示,原油超市一方面能夠讓煉廠按其所需、采購現貨,加快資金周轉,降低匯率、油價變動帶來的風險;一方面能夠使石油巨頭消化產能,搶占地方煉廠激增的訂單。但這位分析師認為,全球原油銷售模式從以前的長約轉變為現貨交易會出現新的市場風險,這一新模式未來的前景仍有待觀察。

石油是“工業的血液”,濟發展的命脈。2018年中國原油進口量高達4.62億噸,對外依存度上升至69.8。一直以來,中國原油進口主要來源于中東、非洲等地區,受美國制裁伊朗和波斯灣局勢的影響,中國石油海外運輸航線備受考驗。

而位于大洋另一端的巴西則已成為僅次于美國、石油產量第二大的非OPEC國家,每日原油產量約250萬桶且持續攀升。后起的巴西也被業內看作是“石油體系的攪局者”。

事實上,為了分散市場風險,在石油版圖上日漸崛起的巴西早已進入中國的視野。早在2015年,巴西國家石油公司尚處于債務纏身之時就與中國國家開發銀行達成了一份35億美元的融資合同,以“石油換貸款”緩解融資困境。2016年,該公司又與中國國家開發銀行續簽了100億美元的信貸額度。

如今,中國已成為巴西最重要的石油出口市場。2017年,巴西國家石油公司66%原油出口到中國,2018年這一數字增長到71%。在2019年第一季度,中國原油進口總量的11%來自巴西。

中國試圖以“貸款換石油”,巴西則以“石油換資金、技術與裝備”。2018年7月,巴西國家石油發布公告稱,該公司已經與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CNPC)簽署了一項合作意向書,雙方將組建一家合資企業投資位于伊塔博拉伊市的Comperj煉油廠和Campos盆地的Marlim油田。

“巴西近海有大量深海油田,開采這些油田需要更多的浮動生產平臺。目前公司一座鉆井平臺是中國制造,另一座在建平臺正在中國青島生產。通過來華采購這些采油設施,巴西國家石油公司會為中國帶來源源不斷的原油。”巴西國家石油公司董事、高級副總裁安娜利莎如是說。

安娜利莎認為,“中國倡導的‘一帶一路’政策是新時期國際合作的良好典范,將加強各國之間的合作,為實現雙贏創造更多的機會。我們相信,憑借青島港優越的地理優勢以及巴西原油在中國煉油廠中的知名度,我們的合作很有前景。”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深度調查部記者
關注石化、鋼鐵、機械制造以及山東地區區域新聞報道,擅長公司新聞分析、人物特寫、深度報道。
斯图加特地图 九乐棋牌游戏下载 快速时时是私吗 赛车pk10聊天室 多多视频棋牌游戏 安德拉德拳击比赛 重庆时时彩是国家开吗 快彩11选5助手 长春市民在浦发银行理财一年没赚钱 网赌百人牛牛赢的规律 英皇国际娱乐场app 美女模特网 集杰本溪棋牌官网手机版 体彩山西新十一选五 辛苦点能赚钱的工作 506捕鱼游戏平台官网 广东快乐十分大小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