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图加特地图
首頁

評論 | 從各類奇葩汽車項目的出現 看地方政府的“扛騙”能力

劉曉林2019-06-11 10:15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劉曉林 毛昀畫/文 過去幾周內,水氫車事件像一個“水球”,炸出了四面八方各種隱藏的“小”來。隨后,空氣動力汽車也蹭上了熱點。各種奇葩汽車不斷挑戰著民眾的認知底線。中學實驗室里的實驗,被當成可以商業化的技術四處兜售,這讓發明者和地方政府都掉進入“智商堪憂”的坑里。

但是,在塵囂之中,南陽市招商局一位科長的話卻讓一切陡生想象力,“這個項目吧,我們保持關注,但可以用一部電影總結下——讓子彈飛一會兒,先飛一會兒。”

“子彈”是指龐青年水氫汽車項目的可行性,還是關于這件事的輿論發酵?該人士并未點透。但讓子彈飛的那份莫名的自信,傳遞出一種意外的姿態:我們沒那么容易上當!

與此同時,局面開始變化:隨著龐青年水氫汽車“神秘配方”的曝光、以及與高校的合作研究浮出水面,龐青年似乎有了證據去證明自己沒有“瞎扯”,而間接的也為南陽市挽回一些臉面。

不管怎樣,龐青年“騙子”的名頭沒能做實,而南陽市政府“被騙”的標簽也沒貼牢。按照南陽市招商局的回應,40億的投資并沒有啟動,一分錢都還沒投,準確的說,更直白的說,是南陽市政府根本還沒融到這筆錢。

“現在的政府高層領導早已不是多年前的領導樣子,非常職業。對業務和財務狀況都比較清楚,相信南陽只是個案。”有業內人士稱,隨著專家型官員的到位,地方“防騙能”力不斷提升。畢竟,誰也不想擔上“國有資產流失”的罪名。

不管現在的地方領導是否都已是專家類型的,但不得不提的是,政府形象走到這一步(“容易被騙”)是有理由的,而如今的防騙能力也是在以前的多次“受騙”教訓中培養起來的。在“被圈錢”這件事上,地方政府交的學費并不低。

就大手筆投資最多的汽車行業而言,“黑金”之地鄂爾多斯的諸多爛尾工程如今仍像“膏藥”一樣甩不掉,去年當地相關部門還與華泰汽車對簿公堂,要求其騰挪市中心那些空置著廠房的土地。當年華泰、奇瑞等車企都從鄂爾多斯政府手中圈到價值上億的煤礦,轉身就套了現,奉上的只是年產寥寥無幾的工廠,和相當于白送的如今已身價翻倍的土地。龐青年也趁熱在鄂爾多斯撈了幾個煤礦指標,還因提前轉手套現惹了官司。

如果說鄂爾多斯是十年前不差錢、急于招商的地方代表,那在幾年前的新能源汽車投資中,地方政府們又交了一輪學費:在“神出鬼沒”于各個行業論壇的地方政府招商局干事們,和迎著風口撈一筆的投機者們的共同發力下,萬億級投資、千萬輛產能規劃的新能源汽車大蛋糕快速出爐,股東列表中,地方政府的身影比比皆是。但三年過去了,據經濟觀察報的統計顯示,在當年的投資大省江西省,四成新能源汽車項目如今已處于休眠狀態。

在實業興國的風向下,地方政府都急于搶到能動地方經濟、帶動整個產業鏈投資的制造業項目,這成了“圈錢”者們的機遇。而這些項目無一例外的會在項目投產后的年收入、上繳地方稅收、解決當地就業、拉動產業鏈投資等四個關鍵指標上,畫出讓地方政府無法拒絕的“大餅”。

遍覽龐青年足跡所到之處,除了南陽、鄂爾多斯、寧夏石嘴山、貴州六盤水、浙江海寧等三四線缺少新興制造業的城市外,杭州、濟南、浙江金華等經濟相對發達的地區同樣被龐青年洗了腦,甚至申請了新項目發改委的新項目資質,希望搭上汽車制造這艘拉動GDP的快車。

另一方面,龐青年早些年曾老老實實的造過車,青年客車也曾在市場上有一席之地,龐甚至是“十大風云浙商”。這也是為什么金華政府一直沒有放棄他,而其他地方對其存有一絲信任的原因。

不過,隨著資質收緊、地方投資項目備案問責制的出爐,地方政府的錢袋子開始收緊。2019年年深冬,在距離龐青年老家金華不遠的江南小鎮,一位新造車企業的二把手悶了一口老酒,盯著窗外凄凄冷雨,對經濟觀察報記者感嘆,“這個時候再想進來撈一筆,已經沒那么容易了”。地方政府不給墊背,風投隨之退縮,PPT造車畫的“餅”沒人看了。

同一時間,一位西南重鎮經開區的招商人員在中國汽車流通協會組織的一場汽車業年度論壇上認真換了一圈名片、聽了幾場演講后,不停地向記者咨詢汽車行業的前景,表示其領導已經將新能源投資列入黑名單,因為“騙錢的太多”,而他們的錢要用在刀刃上。

確實,吃一塹長一智,隨著沒有下文的項目增多,地方政府的防騙意識已經大大增強。在近期新增的政府入股的汽車項目中,都有著更多的“保險”條款,如地方政府要派管理人員進入到項目決策組,或者如蔚來尚未落定的來自北京亦莊的百億新投資一般,要求成立新的國資持股的實體公司。

如今,在如南陽市這樣的三線城市,也表達了對圈錢項目的警覺,可以說是一種進步。

但騙子總能找到機遇。電動汽車尚未退潮,氫燃料電池車的風口又起。這也讓如龐青年這般已在多地登上黑名單的人,依然能在2018年,手握著連樣車都沒有的實驗室制氫技術,在南陽、南通如皋等地展開兜售。

但如果像南陽市招商局人員所說,6年前開始接觸、一直抱著謹慎的態度,那為什么還會接盤這個項目?事實上,這也是外界對于只有小學學歷、卻能忽悠大江南北的龐青年最嘆為觀止的一點。

有人認為答案并不復雜。渴望科技創新項目、新能源推廣的壓力和補貼誘惑,加上普及度并不高的氫燃料新技術的噱頭,促成了龐青年的第二春和南陽市巴鐵之后的又一次冒險。

作為諸葛臥龍的誕生地,南陽歷史悠久;但作為河南第一大人口城市,南陽經濟增長乏力。南陽市統計局發布的一份“2019年一季度全市工業經濟運行分析”顯示:拉動南陽市生產增長的五個行業均是傳統、低附加值、弱抗風險能力以及高勞動密集行業。包括黑色金屬冶煉在內的高耗能行業生產同比增長15.6%,高于同期水平11.6個百分點。

而汽車制造業、專用設備制造業等高附加值的行業處于低速增長或負增長的狀態。 “尤其是汽車制造業,近幾年對全市經濟起到過強力支撐作用,但是從2018年四季度開始,汽車行業開始總量萎縮,增速下行。今年一季度,汽車制造業生產同比下降1.2個百分點,昔日的增長點目前變成了拖累點。”

可以想象得出,“首批國家新能源示范城市”名號對此時的南陽而言,更像是一道緊箍咒。

處于這一狀態的不僅僅是南陽,2018年7月,國務院發布了《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各省跟進發布了“藍天保衛戰計劃”,并下方指標到各市縣。對于新能源產業基礎薄弱的眾多縣市而言,焦慮可想而知。

而就在龐青年的“水氫汽車”上了《南陽日報》頭條的當天,河南省在已有的支持政策之下再次祭出獎勵政策——對氫燃料電池汽車企業根據運營數量和配套設施進行獎勵的政策。

壓力與重賞,是地方政府招商的動力,同樣也是魚龍混雜的“技術創新者們”的機遇。所以很難說,接觸6年之久,南陽市招商機構會不知道龐青年聲名狼藉,累案在身;也很難說,這里是否存在騙與被騙。因為,這看起來更像是一場賭和博弈,雙方都在賭對方能給出自己想要的結果。

讓人玩味的是,從南陽市招商局那位科員的口風來看,他至今仍不認為南陽賭輸了,在他看來,子彈未落,輸贏未可知。

但目前看來,龐青年與各地政府的博弈基本都是雙輸。他曾對媒體訴苦稱,全國9個項目8個爛尾主要原因是錢沒到位。并稱南陽的氫項目政府只支付了9800萬注冊資金,而青年汽車在南陽已經投資幾十上百億。

資料顯示,龐青年以往的8個主要投資中,4個中止、4個陷入追償和討債狀態,龐青年本人也身涉詐騙起訴。最終的結局,看似是龐青年“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實則騙補、套現屢屢得手。而對于曾握手言歡的地方政府而言,這種賭不管保住和留下的是什么,失去的都會更多。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行業產業報道部主任
關注汽車產業發展趨勢、行業性事件、企業動態;全程記錄國內新能源汽車的發端、升溫、爆發,以及每一次新技術浪潮;對自動駕駛、造車新勢力、汽車行業投資、上市公司資本運作以及汽車產業政策變動進行持續性報道。
斯图加特地图 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江苏福彩快3计划软件 pk10赛车计划手机版 重庆时时彩直播软件 九州体育ku娱乐 平刷王时时彩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开奖记录网 北京pk一期免费计划 pk10软件计划网页版 彩九app下载 万人炸金花手机下载 创富彩票平台靠谱吗 手机app制作平台 江西时时为什么倒闭 时时彩包二胆 四川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