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图加特地图
首頁

對話《創造營2019》主創馬延琨、孫莉:R1SE成團記

徐露2019-06-09 21:30

(圖片來源:經濟觀察網 徐露/攝)

經濟觀察網 記者 徐露 舞臺右側的看臺上,除了100位《創造營2019》的學員和火箭少女101的11位女孩,坐滿了來自不同經紀公司的幾十位創始人、高管,既有原際畫、領譽傳媒等以經紀見長的娛樂公司,也有嘉行傳媒、耀客傳媒等影視公司。

1

現場圖 徐露/攝

舞池的兩側則閃耀著不同名字的燈牌,伴隨著粉絲們此起彼伏的吶喊聲。“周震南,斷層成團!”在英國工作的小雨從2017年開始喜歡周震南,到現在已經是南極星(周震南粉絲團名稱)的中堅力量,為了親眼目睹周震南在決賽夜成團,她特意從英國飛回青島。

1

現場圖 徐露/攝

她脖子上掛著單反相機,和四五個姐妹站在一起,每當周震南出現在舞臺上,她就興奮地跳起,按下快門。

盡管面臨同類團體節目的擠壓,以及前作《創造101》的巨大光環,《創造營2019》一直面臨著不小的壓力,但站在6月8日成團夜5000平方米的演播廳現場,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影響全行業、深受年輕人關注的大型節目。

1

現場圖 徐露/攝

“‘創系列’更是一個產業推動行為。火箭少女101也好,R1SE也好,它不是一個簡單的團,三至五年后,可能影視、音樂、舞蹈各個領域活躍的很多明星都是曾經走過《創造101》《創造營2019》舞臺的人。”企鵝影視高級副總裁、《創造營2019》總制片人馬延琨對經濟觀察網說。

如果說個人選拔節目更注重舞臺魅力的展現,那團體節目則具有更強的故事性,可以展現更豐富的性格和藝能。《創造營2019》總導演、好楓青蕓創始人孫莉及其團隊在節目開播前,花了半年時間走訪業內經紀公司,了解每一個可能入圍學員的成長經歷、性格特征。

除此以外,《創造營2019》和其他團體節目不同,還設置了團體拉練、踢館學員參賽等環節,讓學員在18歲就看到張遠、馬雪陽、蘇有朋、郭富城等前輩的多樣人生。

成團的11名R1SE學員固然可喜,剩下的幾十名小伙兒未來會不會再次發光?畢竟青春正盛,人生路遙。

訪談

Q:有一次拍攝是凌晨兩點把學員們叫起來訓練,很多人看起來臉都沒洗干凈,但播出效果卻讓很多人被感動,半夜起床去看日出,通過劃船暫別舞臺,這些環節的設計主要有哪些考慮?

孫莉:20公里拉練的創意很早就萌生了,也是我接到《創造營2019》后的第一個想法。

去年8月,因為一個偶然的機會我來到青島,它的碧海藍天加上北方城市所有的開闊、粗曠、大線條,給人一種強烈的男生氣概。所以我們就想,既然在海邊城市拍攝,為什么要把所有學員都窩在演播廳、宿舍里?女孩子的交往更多是閨蜜之間的溝通,而男孩應該在一個更開闊的環境中去表達。

另一方面,《創造營2019》是一個成長類節目,都說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我們在表達舞臺上的變化之外,也應該用更多時間、空間表達臺下的部分。對于“創系列”節目來說,它提供了非常多的空間和篇幅在舞臺以外。

更重要的,20公里不僅僅是一場拉練,在這個過程當中也完成了非常重要的內容——第七期選手的暫別,從60多人到30多人。它就像是一個人生的隱喻,一開始你有很多朋友、同行者,但走著走著大家在不同的岔路口告別,你在這個過程當中有朋友要走下去,沒有朋友也要走下去,有沒有解決不了的困難都要走下去。

Q:雖然團練節目從去年就開始出圈,但仍然有很多人不理解為什么一定要做團體,男團相對于個人來說有什么優勢?特別是像周震南這種選手,他為什么要留在團里面,而不是個人去發展呢?

馬延琨:男團本身就是一個藝術團體、藝術形式。音樂的歌手有solo的,有團體的,還有小組合。

“創系列”的目的就是做團體的,成團是學員參加節目的目的。solo和團對于一個人的要求是有差別的,男團首先是團第一,個人一定是降在團后面的,不管你是中心位,還是最后一名,所以將來我們的行程也是以團為第一目標, solo的部分都會放在團體之后去做。

包括周震南在內,他也是抱著極大的成團愿望來了。當時我們也問過他一樣的問題,第一次面試他沒有想明白,第二次他特別說了自己希望在這個年齡和時間段能在一個團體里,所以我們才接受他報名的。

Q:《創造營2019》中周震南和姚琛的兄弟情感動了很多人,也有觀眾會不理解,他們能力相當,有可能成為競爭對手,為什么周震南卻要推薦姚琛跟自己PK,這是節目的安排,還是他個人的意愿?

馬延琨:男生之間的兄弟情和熱血競爭是相輔相成的,不只是周震南和姚琛,其他一些成員也希望昔日的戰友成為對手,他們會覺得遇強則強,在這種PK和battle中,可以彼此激發展現出更多潛力和激情。

Q:從《創造101》到《創造營2019》,在節目的核心賽程設置上有哪些是延續性的,哪些東西是針對新情況出現的改變?比如說今年為什么格外強調班集體的概念?

孫莉:“創系列”從女生到男生比較大的一個改變是,班級是固定的,建立了班主任和本班同學之間的一個長線并接關系。學員在這一季的錄制過程中,也和自己的班主任產生了強烈的情感依賴,因為每個班主任的不同性格,也呈現出每個班氛圍的巨大差異。這是在同類的節目里面,從來沒有呈現出來的面貌。

非常感謝這一季的班主任,給予的時間遠遠超出了一開始簽約來錄制節目的時間,甚至中間有很多內容是班主任們自發給予的。比如說蘇有朋老師請F班同學吃雞,非常生活化、很溫馨。

包括后面的謝師宴和宣布成績的方式都和以往有很多不同。對于男生的性格塑造,不是簡單的從洗臉、妝容上去改變,是從自然環境、生活空間,到對手、隊友、班主任這些同行者,乃至于到面對選拔結果時所呈現出來的心理變化。

Q:去年節目組一直強調找到大眾的情緒共鳴點。在今年的《創造營2019》中,你們做了哪些努力讓它從一個小圈層的粉絲狂歡擴散到大眾人群?

馬延琨:每一季的選手有男女差別,選手與選手之間的差別,包括節目播出的時間點和觀眾所產生的化學反應都有差別。從這個角度,我們認為破圈并不是追逐的目的,而是要確定本身節目的核心內容。

什么叫破圈,有巨大的話題。而且制造話題這件事,和節目的口碑、學員的口碑沒有必然聯系,容易本末倒置。我們不會要求節目組一定要設計什么話題去突破圈層,反而就是努力去做“創系列”本身應該做的事情,堅持表達出當下的年輕人的共鳴。

第二,這個節目要誕生一個未來限定2年時間的男團,所以選拔出來的成員一定要受到市場的喜愛。所以我們一直在說《創造營2019》的選拔標準是,這個學員到底是不是真的粉絲、觀眾喜愛的學員。這不是以節目組、班主任、制片人、導演的喜歡與否為標準。

在未來更長一段時間,大家還記不記得住這個團,是我們做這幾個節目的核心目的。

另一方面,我認為真正難做的是女團,飯圈的活躍分子都是女生,女團要吸引女孩入圈并不容易。《創造101》的時候,我們比較擔心女團如何吸引粉絲,而男團就不需要擔心這個問題。

Q:《創造101》的破圈,楊超越、王菊這樣的話題人物起了非常大的作用。今年《創造營2019》挑選成員的時候,節目組有沒有擔心審美疲勞,來規避可能類似她們的學員。

馬延琨:首先不排除今年有非常多的人是照著男版楊超越、男版王菊來的,但從我們的角度來看楊超越也好,王菊、孟美岐、sunnee也好,是沒有替代品的,而且我們當時和孫莉導演溝通,她自己的想法也是絕對不會復制去年對賽制的設定以及人物發展的角色選定。今天就算出來一個男版楊超越,他還能夠得到大家認可嗎?我們持質疑態度。

孫莉:《創造營2019》的選角用了6個月時間,幾乎所有學員的母公司,我都去看過,除了一兩家公司因為時間原因沒去成。每一個有希望入圍的小哥哥,他的母公司、相關的經紀團隊、老師、宿舍、訓練室或劇場,我們都深入了解過。

制作團隊特別需要知道,一個人是從什么土壤里長出來的。最終我們在節目里所呈現出來的內容,需要一個追根溯源的過程,去找到最原點的東西。

從14年前,做《超級女聲》開始接觸這類節目開始,我就發現那些能在同齡人中嶄露頭角的人,要么是才華出眾,要么是個性鮮明,要么他/她具有強大的內心力量。在《創造營2019》選角的過程中,這也是我要考察的三個重要圍度,才華橫溢其實不難捕捉,但是個性鮮明就需要花更多時間去做了解,然后具有強烈的內心力量,則需要更長的時間和耐心去深入交流。

所以節目組真正下功夫的時間并不僅僅在這三個月,而是此前的時間,有的時候你會捕捉到一兩個片段,意識到他未來的成長性。

《創造營2019》的制作強度很大,持續時間也很長,對于學員的精神、體力各方面都是考驗,他會發現有那么多的人在身邊,會找到很多面鏡子。

學員胡浩帆離開營地的時候,他在儲物間的在門上寫了一句話:如果你在這個地方有失落或者一點點沮喪,不妨打開49號柜。后來就有弟弟們打開這個柜子,發現里面放著一面鏡子。

在這個訓練營里面,每天跳舞的時候都會看到很多鏡子,還有特別多無形的鏡子,他們是來自不同公司、有著不同人生經歷的同學。這個節目本身對更多的觀眾來說何嘗不是一種鏡子的存在呢?

Q:R1SE男團的運營還是和火箭少女101同樣的模式嗎?大家也知道,火箭少女101剛開始起步的時候,遇到了一些困難和挫折,所以今年的R1SE男團會汲取什么經驗教訓?

馬延琨:火箭少女101成團到現在已經一年了,我們積累了很多經驗,但男孩子也有男孩子一些問題,我們都有思想準備或者是工作上的一些準備。經驗肯定是有,各種各樣的新問題也會有,我們今年的團隊應該是都能夠面對它的。

而且合約肯定會在去年的前提下簽得更為嚴謹,嚴謹是對所有人負責任。我們和學員的原生公司,包括R1SE男團未來的運營方哇唧唧哇,加上《創造營2019》的節目制作團隊,都是從一開始就緊密合作,大家都很重視合同的事項。

Q:《創造101》的時候導演曾經說過,自己選角的時候有一個很大的感觸,很多姑娘都處于那種蓄勢待發的狀態,整個女團行業生存很艱難。這種情況下,節目組選拔學員的范圍很廣,幾乎所有的女團都在視野范圍內,而男團的市場競爭更加激烈,可選數量少很多。

孫莉:你講的是資源的消耗問題,這個不光是在《創造營2019》,近些年整個節目創作領域都會出現這樣一個狀態,當大家比較喜歡的節目樣式出現后,同時間內會有特別多相似的內容表達。但從受眾角度上來看,它勢必會產生同質化和審美疲勞。對于“創系列”的節目來說,它不僅是相似節目樣式上的消耗,同時在選手資源上也會有分流。

節目組在選拔選手時,總希望有更好的,就跟我們總希望有多一個禮拜,把節目剪輯得更好。但客觀情況總有限制,每個人都會遇到同樣的情況。

Q:上周馬雪陽暫別舞臺,他和張遠不同的入營方式決定了他們在后續比賽中的表現和魅力,他們倆為什么選擇了不同的方式進來?

孫莉:馬雪陽有同公司的弟弟們,所以他是以團體的方式進來的,而張遠是個人,他們顯然是在不同的賽道里。

Q:《創造營2019》給人一種感覺,因為馬雪陽、張遠等大齡選手以及蘇有朋、郭富城等班主任的參與,這些男孩在18歲的時候就已經看到了28歲、38歲、48歲一整個的藝人生涯。

孫莉:從《創造101》到《創造營2019》,我們盡最大的能力來還原這個行業的面貌,盡最大的能力把人生的樣子展現在節目中。至于說不同的學員因為成長環境、性格、知識結構的不同,所能夠感受到什么內容,它可能需要一個更長的時間你才能夠聽到回響。

Q:近兩年市場上出現了很多男團,會擔心這個市場飽和度問題嗎?

馬延琨:中國市場這么大,到目前為止能數得出來的成團組合一雙手就能數得過來,其實不多。第二,任何一個市場都存在二八定律,市場只留給最好的產品,包括男團也是。有競爭才有市場培育,接下來關鍵是怎么才能把團做好。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不動產運營報道部記者
站在地產與娛樂、旅游的交叉點上,記錄文旅行業的風起云涌,新聞線索郵箱:[email protected]
斯图加特地图 重庆时时大小单双计划 足球场草 百亿娱乐平台网址 时时彩历史记录查询 福彩快三大小单双稳赚技巧 五分pk拾计划稳 pk10精准计划软件手机 盛新彩票 非凡炸金花提现版1.1.1 中国彩吧下载桌面 北京pk10直播软件下载 360老时时杀号 赌大小规则 花开棋牌下载 骰子彩票快三技巧 注册就送彩金真实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