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图加特地图
首頁

一個PPP項目的墜落

杜濤2019-06-03 17:54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杜濤 “一切都結束了。”

胡華(化名)在話語中難掩自己的失望,為了這個PPP項目的融資整整忙活了兩年,現在整個項目進入了社會資本與地方政府的清算階段。

而這一切,最晚就在6月底或者7月初,都將會揭曉。胡華所操作的PPP項目最終是換個大股東繼續存在,還是成為一個空殼?

PPP在經歷2017年的行業規范之后,穩定預期成為了市場最大的期盼。胡華從接手這個項目,經歷了行業高潮的尾巴,經歷行業規范的近兩年,最終項目前途未卜。

融資

“尿酸都喝高了,從300喝到了500。”一個項目跟了兩年,胡華的笑聲中充滿了無奈。

胡華來做PPP項目之前是做BT項目的,來操作項目之時,恰逢PPP政策突變,融資環境越來越緊。項目建設在2018年3、4月份就已經沒什么進度,原因就是沒錢,一是項目融資沒有融到錢,二是按照規定政府沒有進行同比例注資。

同比例注資的意思是政府和社會資本作為項目公司的股東,應該按照合資協議,規定股份,同比例注入資金。

胡華所在項目公司按照同比例注資的原則,地方政府要注資1.6億左右,但是地方政府從開始到現在,只注入了5000萬。

據胡華了解,項目公司的股東地方政府,已經沒有合規來源的資金注入。因為財金23號文要求,對PPP項目公司的資本金來源進行穿透管理,不能以債務資金注入。

23號文是指財政部在2018年3月份印發的《關于規范金融企業對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投融資行為有關問題的通知》。要求國有金融企業向參與地方建設的國有企業(含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公司)或PPP項目提供融資,應按照“穿透原則”加強資本金審查,確保融資主體的資本金來源合法合規,融資項目滿足規定的資本金比例要求。若發現存在以“名股實債”、股東借款、借貸資金等債務性資金和以公益性資產、儲備土地等方式違規出資或出資不實的問題,國有金融企業不得向其提供融資。

也就是此文,后來飽受質疑。

胡華就提出了自己的質疑,既然項目公司是市場化公司,又憑什么要進行穿透管理,就算對地方政府穿透管理,又為什么對社會資本方進行穿透管理。

“若是進行穿透管理,就失去了杠桿的意義,穿透到本質能夠做資本金的就只有儲蓄資金和企業的贏利資金了。”一位政府人士告訴記者。

德恒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黃華珍告訴記者,財政部的23號文,就是覺得基礎設施投資的杠桿太高了,政策的意圖是去杠桿,符合政策的大趨勢和方向。穿透管理更是要看多種原因,現實操作中,都是借來的錢和自有資金混在一起,投出去。現在來看,控杠桿是沒有問題,關鍵是穿透控制到什么程度,實際操作中,不可能每一層都去穿透核查,所以穿透管理有可能變成股東承諾。

胡華看到的是地方政府其他資金投入到PPP項目的通道越來越窄。

“地方政府以前不一定注入約定的資金,可以以存量工程注入,也就是在社會資本進來之前,政府已經開工的項目,來轉化成貨幣的形式變成資金,會變成項目的總投資的一部分,還有發債都可以做資本金注入。”胡華告訴記者,23號文出臺后,上面的幾條途徑全部堵住了,要求財政部門必須實際資金注入。這僅僅是資本金的問題,更重要的是項目公司的融資問題,胡華所在項目的需要融資20億,時間大約20年。

胡華從2017年開始,與政策性銀行,比如國家開發銀行、農業開發銀行,還與興業銀行、農業銀行、郵儲銀行、中信銀行等商業銀行,以及基金公司都接洽過,但是都沒有結果。

最接近融資成功的時候,是胡華與國開行以及深圳的一家基金公司的接洽,差一點就融資到位。

2017年年底,胡華開始與上述基金公司接洽,談判,當時PPP還在高位,基金公司愿意給PPP融資,成本大約在8%左右,最后基金公司要的利率太高,項目公司大股東可以付出的成本與基金公司要的之間差一個點左右。

“后來大股東不肯讓步,后來沒有談成。 此時,PPP項目融資還不是很困難,利率還是非常低的。10個億以下,進入財政部示范項目庫的,地方財政情況比較好的,大約在基準利率上浮20%左右,都會有銀行貸款。”胡華告訴記者。

進入2018年,形勢急轉直下。

在整個2018年,胡華一直都在跟銀行打交道,其中最接近的是國家開發銀行,當時商業銀行有想做融資,但是省行的這一級的額度不夠,超過5個億的PPP項目貸款需要總行審批。

“到了總行的審批要考慮的方面和省行就不一樣了,比如總行要考慮的是地方財政的情況,肯定東部的比較好。”

2018年6月,胡華了解到政策性銀行對農林項目要進行支持,于是就和國開行溝通,而且在政策范圍內還有貼息,成本更低。“項目還是太大,需要融資20多個億,時間太長,融資期限20年。其實銀行最喜歡的是3年或者5年的貸款。還一個原因是當地政府的負債率太高,該地方政府所在省里負債率排前三,國開行比較慎重,沒有成。”

而且銀行的計算方法和地方政府的計算方法是不一樣的,地方政府認為轉移支付算是自己的財力,但是銀行不認。“銀行認為,這不是持續的,也不是永久的,也許今年有,明年可能就沒了。當時地方政府自己測算自身負債率是90%左右,國開行測算的是百分之三百。”

就這樣,國開行的貸款也與胡華擦肩而過。

項目清算

2018年的中國從上到下進行了一場去杠桿的改革,地方政府、企業的流動性開始收縮,胡華所在項目公司的大股東也沒有逃脫,因為過度擴張,其大股東的流動性出現了風險。

從2018年年底開始,胡華項目公司的大股東與全國各地政府討論已經中標的項目進行解約。

胡華所在的項目由于一直融資不到,地方政府和社會資本就坐了下來,協商如何退出。

“另一個PPP項目已經從財政部的項目庫退出了,在這個項目里,社會資本的投入居然比當地政府股東的投入還少,雖然社會資本實際投入的資金比較少,但是在清算的時候,往上報的是干了2000萬的工程,希望地方政府給予補償,但是地方政府操作的方式是先退庫,后面慢慢清算。”

這個項目是項目公司的大股東總部來了一個副總裁直接來談判,據了解,整個項目清算,工程和其他二類費,大約近7個億,其他二類費是指設計費、土地費用、公司管理費用、測繪、監理造價等七七八八的費用。

“這個項目可能是大股東投入最大的一個PPP項目,投入了近7個億。而地方政府投入了不到五千萬。按照同比例投入原則,地方政府應該投入1.6個億左右。現在只是先計算出來,現在雙方投入了多少資金,做了多少工程,而地方政府不可能一次性付清差額,在這個項目里,大股東工程款就3個多億,購買土地接近2個億,還有其他的差不多近7個億。”

“現在是處在互相砍價的環節,地方政府使勁的還價,上來就將大股東的報價打了個7折。”胡華告訴記者,現在整個項目的情況是地方政府比較著急,因為這個項目從中央拿了一個億 補貼,都是中央部委的各個試點內容。錢有一部分花在項目里,還有一部分被當地政府挪用。因為若是項目不能按時完成,這些補貼,當地政府是要退回的。

現在為了接手這個項目,讓項目順利實施下去,當地政府找了一家省里的國企準備接手,還有一家是央企備選,當然,項目公司大股東也存在一些變化,胡華也聽到一些傳言,說大股東要賣身給北方一家城市的國資委,變成國資控股企業。

“民營企業不好融資,現在變成國有控股,就好融資多了。”胡華對項目還抱有一絲希望,也許項目還會接著做下去,這些到6月底7月初,就都會有結果,項目公司要是不解散,繼續做下去,若是沒有接手的社會資本,項目公司就會變成一個空殼。

而這一切,并不是個例,而胡華并不僅僅擔任這一家PPP項目公司的負責人。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財稅新聞部主任
長期關注宏觀經濟,財政、貨幣政策領域。主要關注財稅、金融、審計、環保、PPP、大工業等相關方向。
斯图加特地图 新时时兑奖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记录 彩票软件定制和开发 牛牛看4张牌抢庄 威尼斯飞艇怎么玩 易游eu8com网页登录下载 内包胆是什么 pt电子老虎机网址 彩米怎么做 欢乐生肖实时计划网 时时开奖自由的百科 澳洲幸运5是正规彩票吗 pk10怎么看走势图选号 飞艇两面盘计划 万人炸金花安卓版 248app注册